過去幾年中
對於這種過度理性、毫無感性空間
非一即二的力學們、結構們
曾經一度感到厭惡
 
但在經過長期的相處下,對他不但不排斥了
反而感受到
「理性之美」
 

Tim Hs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