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ndy Bird 韓君岳 說:「台北是一個很賽的城市。」我聽了, 都笑了。

 

 

未命名 2-1.jpg  

 

我心裡是同意他的。當然不是批評, 只是有時候該死的忙碌會讓自己對這地方失去了感情。

 

記得上來台中之後, 一直到現在對此地並沒有太大的感情, 是什麼驅使我變成這個樣子呢? 或許是現在的我已經對這種吵雜的環境感到不耐吧。

 

現在的我很想再次背上行囊, 沒有計畫性的把自己丟到另一個陌生的國度。

 

在都蘭的某一個夜裡, 月光亮的星星看不見, 而在這, 都市就像一個巨大的發光體, 把數光年外的美麗星星, 照的都看不見了。

 

好噁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im Hs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